拉菲及木桐

大家经常戏称:“摄影穷三代,单反毁一生”,其实在我看来,葡萄酒才是真正烧钱的玩具。

我们熟知的很多名庄,都只有某些大型财团才有能力去掌控。比如:

路易酩轩集团掌管着白马庄和滴金庄;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法国保险公司安盛旗下有男爵庄(PichonBaron)、小村庄(Petit Village)、苏岱的绪帝罗(Chateau Suduiraut);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英超阿森纳俱乐部老板斯坦利·克伦克同样也是美国啸鹰酒庄和勃艮第名庄-马特莱的庄主。

然而,如果单拼背景,上述这些酒庄都不是最显赫的:因为著名的拉菲庄和木桐庄的东家,是身价超300亿美元的罗斯柴尔德家族。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不过,拥有相同血统的这两大名庄,却在过去的150多年里,上演了一出宫斗剧,彼此相爱相杀,情节不亦乐乎。

今天,我就带着大家重回19世纪初的欧洲,见证这场大戏的起承转合。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发家


尽管拉菲、木桐均是法国酒庄,但罗斯柴尔德家族却是德国的犹太人。

罗斯柴尔德家族素有世界十大顶级家族之称。强大的经济实力,曾令其与大不列颠、普鲁士、法兰西、俄罗斯、奥匈帝国并称欧洲六大帝国。富可敌国,可谓是对罗斯柴尔德家族最恰当的比喻。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在正式进军银行业之前,财团创始人梅耶·罗斯柴尔德(MayerRothschild)通过货币买卖业务起家,其工作和今日的黄牛颇有几分相似。随后,他的业务范围逐渐从货币拓展到古钱币、古玩,之后逐渐正式成为一名银行家。

梅耶共有5个儿子,被后人称作“罗氏五虎”。他将5个儿子分别派往伦敦、巴黎、维也纳、法兰克福和那不勒斯五座欧洲大都市,以控制欧洲的经济命脉。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正是在这个阶段,诞生了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徽章。五只箭头,便是罗氏五虎的象征。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梅耶带领家族走上了康庄大道,而令家族财富超越国库的,则是梅耶的三儿子内森。

内森是家族驻英国的负责人,打理英国的银行业务。凭借对金融的超强天赋以及果敢的行事风格,内森很快成为英国银行业的绝对统治者。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要说内森对家族的最大贡献,不可不提拿破仑的滑铁卢战役。战场上,拿破仑和惠林顿两军激烈交战;战场下,伦敦股票交易所的投资人们也拭目以待,期望借此机会大赚一笔。

于欧洲各国均安插眼线的罗斯柴尔德家族,在战争尚未结束之时便收到情报,确认拿破仑军队已经战败。此时的内森先佯装抛售英国债券,造成债券票面价值暴跌,再趁机低价抄底。

当拿破仑战败的消息传开之时,内森的债券已经涨了20倍,超过拿破仑和惠灵顿战争所得到的财富总和。此外,滑铁卢一战还使内森一举成为英国政府最大的债权人,英格兰银行被内森全权控制,罗斯柴尔德家族也就此将英国经济握在手中

1836年内森去世,成为当年全世界最富有的人。截至1852年,罗斯柴尔德家族已坐拥953万英镑资产,站上了世界之巅。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爬升


带着对波尔多葡萄酒的热爱和巨大的财富,罗斯柴尔德家族来到了法国波尔多。

1853年,罗斯柴尔德家族中的法国银行家纳撒尼尔(Nathaniel de Rothschild)收购了木桐酒庄,花费约5万英镑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1868年,纳撒尼尔的堂兄弟詹姆士·罗斯柴尔德(James Rothschild)也不甘示弱,花费18万英镑买下了拉菲酒庄。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彼时的拉菲已经进入一级庄的行列,发展可谓如日中天。而木桐却并不乐观,不仅屈居二级庄,还因为前任庄主Thuret对酒庄放任不管,走在下坡的路上。

接管木桐后,纳撒尼尔对酒庄悉心照料,不仅回到了当年的发展水平,还在品质上直逼拉菲。

而真正改变木桐命运的,是在每一瓶木桐酒标上留下签名的菲利普男爵。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菲利普是纳撒尼尔的曾孙,年仅20岁便接管酒庄。他是个全才,热爱诗歌和戏剧,还是专业的赛艇运动员。对艺术和运动的激情,不仅孕育了木桐为世人称道的艺术家酒标,还实实在在地把木桐拉到了一级庄的宝座。

首先,他不再售卖木桐的桶装酒,所有木桐酿造的葡萄酒都在酒庄装瓶后才对外销售。1924年起,木桐的酒标上也出现了TOUTE LA RECOLTE MISE EN BOUTEILLES AU CHATEAU字样,即”该年份全部由酒庄灌装”。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菲利普的另一创举,是开创了波尔多的”副牌酒”:1927年,波尔多葡萄的收成并不理想,无法满足木桐的品质标准。为了不浪费该年的收成,并且避免停产对酒庄造成的声誉影响,菲利普决定用这些葡萄出产副牌酒。

有趣的是,这些副牌酒使用的名字Carruades,正是今天拉菲副牌酒的名字。究其原因,Carruades其实是拉菲、木桐两大酒庄葡萄园交界处的土地名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1953年是罗斯柴尔德收购木桐的第100年。为了给酒庄庆生,菲利普希望尽自己所能,让酒庄进入一级庄的行列。

于是,菲利普亲自会见其他60家列级庄的庄主,请求他们的支持。他的用心赢得了59家酒庄的支持,而唯一提出反对意见的,竟然是拉菲。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拉菲酒庄当时的庄主艾利男爵强调,这并非是对木桐品质的否定,而是一旦破例升级,分级制度的神圣性将不复存在,其他酒庄日后也会要求升级。

拉菲的顾虑并非没有道理,分级委员会也因此驳回了木桐的晋升计划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波尔多连续经历坏年份打击、价格暴跌、订单下滑的背景下,菲利普再次出击,终于在1973年获得时任法国农业部长雅克·希拉克的签字确认,木桐正式荣升为一级名庄。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竞争


至此,两家酒庄终于来到同一起跑线,如两条平行线一般稳步爬升和扩张,扩大各自在酒圈影响力的同时,却很少相互往来。

拉菲现任庄主埃力克一边做着巴黎银行家的工作,一边兼管杜哈米隆古堡(Duhart-Milon)、乐王吉古堡(L’Evangile)和莱斯古堡(Rieussec)等其他波尔多酒庄,以及家族在朗格多克、智利和阿根廷的酒庄。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木桐现任庄主菲利萍是克拉米伦酒庄(Clerc-Milon)和达麦酒庄(Chateau d’Armailhac)的唯一主人,同时还要兼顾纳帕谷的作品一号酒庄(OpusOne)和智利的活灵魂酒庄(Almaviva)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2011年,两位酒庄的庄主受Decanter杂志专栏作家斯蒂芬•布鲁克(Stephen Brook)的邀请,在两家酒庄的葡萄园交界处Carruades,接受了历史性的首次公开采访。

其间,73岁的菲丽萍与68岁的埃里克从始至终不遗余力地维护、标榜自家的酒庄,看似和平访谈的背后,也暗藏着微妙的火药味。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或许,正是因为两位庄主独特的个性,才有了今天的拉菲和木桐;

或许,两位庄主有着完全不同的酿酒哲学,但他们共同的目标,都是不要酿出像果酱般甜腻的葡萄酒;

或许,正像他们各自所描述的,“拉菲葡萄酒是最不容易让人喝醉的”,而“喝木桐葡萄酒一般都是不醉不休的”

而在侯侯看来,拉菲、木桐可谓各有千秋:

柔顺优雅的木桐比拉菲更适合早饮,但陈年潜力有点略弱,在到达20岁最高状态后,有明显下坡之势;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拉菲则不同,虽在年轻时候的亲和力不如木桐,但厚积薄发,20年后才开始发挥实力,持久性更长;

纵使罗曼尼康帝再昂贵,也斗不过这间300亿美元身家的葡萄酒家族

年轻的木桐和陈年的拉菲都是最爱,不同时段享受到不同的精彩,这便是葡萄酒的魅力所在,希望大家可以一起享受杯酒人生。